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陈宫》陈宫有智而迟 BI 陈宫健全文

更新时间:2019-07-11 09:01:51

《陈宫》陈宫有智而迟 BI 陈宫健全文 连载中

《陈宫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春梦关情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高令仪,冯嘉柔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春梦关情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《陈宫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高令仪,冯嘉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尖细的喊声划破寂静的夜,那声音里分明是带着恐惧与慌张,像巨浪,一声声打在人心尖儿上。 摇光阁里打叶子牌的姑娘们跟着颤了颤。 冯嘉...展开

《陈宫》免费试读

尖细的喊声划破寂静的夜,那声音里分明是带着恐惧与慌张,像巨浪,一声声打在人心尖儿上。

摇光阁里打叶子牌的姑娘们跟着颤了颤。

冯嘉柔把手里的牌一扣,就要起身。

隔壁坐的魏宜却拦了一下,指指外头,白着一张鹅蛋脸问她:“你要做什么去?没瞧是什么时辰吗?”

冯嘉柔圆圆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:“我听着像是摇雀的动静,声儿都不对了这个,”她说着挣了下,“叫我去看看。”

“别去。”她对家坐着卫玉容,伸手抓牌的工夫轻斥了她一句,“肯定要惊动掌事姑姑的,别去凑热闹,仔细惹祸上身。”

可外头掌事的姑姑还没到,已经有人先至,开口语调端是慵懒极了,像就站在这西配殿前院落的正中间儿:“大半夜不睡觉瞎闹什么呢?”外头的人打了个呵欠,“才刚是谁叫的?滚出来。”

卫玉容眉心微动,索性把手里的牌扔进了牌堆里,拍拍手起了身:“我看今儿是打不成了,”说着推了一把凳子往外头,“出去看看吧。”

冯嘉柔才要说话,一直没开口的萧燕华笑着揉她:“她都来了,有什么事儿也落不到咱们头上,”就顺势拉了她一把,“走。”

……

这就是辅圣元年的大选前夕。

先仁宗显庆皇帝在几个月前崩于养心殿,端献皇贵妃徐氏随殉,新帝登基之初,尊先太后胡氏为太皇太后,先皇后嫡母高氏为太后,发妻董氏为皇后,又给生母许氏追了贵妃位,在仁宗昆陵以西单独起了个墓陵,迁了进去。其后又改定年号辅圣,令第二年初改元纪年。

于是到了辅圣元年的二月,董皇后承太后懿旨,于大选前夕礼聘了六位姑娘入宫来。

这座跟内廷相连接的集清殿,就是用来安置六位姑娘的。

只是今日站在集清西配殿中的几位里,颇有连掌事姑姑也不敢得罪的人物——譬如那位叫嚣着叫人滚出来的姑娘,又如这位沉静的卫玉容,再有就是闹出了动静来的摇雀阁主人。

卫玉容是最先踏出摇光阁的,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她们门口不远处的高令仪。

因夜深露重,高令仪身上还披着大氅,领口狐狸毛绕了一圈,又把里头坎肩儿的元宝领堆在脸颊旁边儿,看着俏皮又尊贵。

她步下台阶走过去,家常似的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高令仪见有人来,原本是嗤鼻不屑,眼风微扫过,看见是卫玉容,才扭扭身子正眼看她,伸手拉了拉大氅,啧声道:“你们西殿大半夜闹成这样,我睡不着,来看看谁在作怪。”

卫玉容哦了一声,后话还没提,就见高令仪指向她身后,颐指气使的交代:“你去看看,摇雀的人是不是有毛病?大半夜闹什么呢,叫徐明芷出来。”

扭头看过去,她指的人正好就是魏宜。

魏宜脸色越发的白,脚下发软,全凭萧燕华托着她。

卫玉容皱皱眉:“别胡闹,阿宜不去。”

高令仪呵了一声待要奚落,西殿殿门口已有了掌事姑姑的身影。

杨姑姑外衣都没套好,只是披在身上,脚下踏着小靴,搓着手领人朝她们过来,人未走近先冷声呵斥:“夜里不睡,明儿还学不学规矩,上不上课了?”

“这话是说我呢?”高令仪毫不客气的顶回去,“我正想问问姑姑,徐明芷的规矩能不能好好教?她不睡,我还要睡觉呢。”

杨姑姑一听这声儿,就疾走几步凑了过去,看清了是谁站在那里,才赶紧低垂了眼皮:“您怎么到西殿来了。”

冯嘉柔扯着萧燕华的衣角,丢给她个不服气的眼神。

卫玉容往她身前挡了挡,笑的很和气,同杨姑姑道:“姑姑打发人去看看吧,我夜里睡不着,叫了燕华她们来打牌,摇雀的声儿是够吓人的,估计三娘是被闹醒了。”

杨姑姑知道她是个最和气不过的人,就悄悄的挪步子,跟高令仪保持着距离,反倒往卫玉容身边儿凑了凑。

随后一招手叫了个圆脸小眼睛的丫头,打发她去摇雀阁。

只是丫头还没提步走,有个人已摇摇晃晃的从摇雀跑了出来。

杨姑姑正要拧眉训斥,就见是徐明芷身边跟着的宝意,把眉头舒展开,只是低沉了声儿:“姑娘怎么了?你嚷嚷什么?”又是咬牙切齿的吓唬她,“不要命啦?”

宝意雀扑通一声跪在她脚边儿,吓得她几乎要跳开,哭着叫起来:“姑娘断了气儿,身子都凉了,”宝意咚咚的磕头,“姑姑做主啊,真的不关我的事,姑娘叫我去给她做糕吃,我才回了屋就……”

“闭嘴!”高令仪看不得人哭哭啼啼,上前两步照着宝意肩膀就是一脚,直接踢翻了她,虎着一张俏脸看杨姑姑,“你就这么叫她哭喊?胡说八道的都是什么,这是恶心谁呢?”

杨姑姑也叫宝意的话吓的三魂去了七魄,板着脸脚啐骂她:“没了王法的小蹄子,安生给我住嘴!”却又见她啼哭不止,唯恐冲撞了高令仪几个,朝左右,“快把她给我叉出去。”

卫玉容她们都叫吓了一跳,这是怎么话说的?才住进来集清第五天,死了人了?

冯嘉柔她们是面面相觑,卫玉容却上前一步拉了杨姑姑一把,拽着她往旁边让了让,难得是寒声道:“这是怎么说?我们都住在这里,真出了这样晦气的事,也太膈应人了,姑姑快报上去吧。”

高令仪也跟着她凑了过来,听了这话先讥笑讽她:“我当你是个活菩萨,听出了人命要先念‘阿弥陀佛’呢,原来你也是个……”她掩唇笑,后话却又不提,转而对杨姑姑道,“你先叫人去摇雀,不管怎么样,先把她弄出来,这里还住着人呢,不能把她放在这儿。”

杨姑姑一时没了动作,冷眼看摇雀方向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高令仪看她出神,脸色愈发难看,张嘴要骂人。

卫玉容先拉了她,抢在她前头出了声:“姑姑先报进去吧,我领她们回屋里去,你好歹先叫人把着摇雀,这深更半夜的,真要是冲撞了哪个,姑姑也担待不起。”就看高令仪还有话说,于是啧了一声,“别瞎出主意,姑姑有这个分寸,你跟我进屋去。”

说完了,杨姑姑那头冲她丢过去个感激的眼神,卫玉容受了,没再多话,拽了高令仪回屋,又喊上了几个姑娘。

《陈宫》精彩评论:

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。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,轻松自在,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,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,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,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,不发一点工资,简直毫无鬼权!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?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,关系铁硬,结果投诉无门,重陷水深火热,一行血泪流下啊!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,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!

《陈宫》 免费阅读章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